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钓鱼岛事件背后的日本经济:不想成为中国附庸

发布日期:2017-11-30 11:13   来源:网络整理

日本东京港码头(摄于2012年7月25日)

8月10日,日本国会参议院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以提高消费税率为主的社会保障与税制一体化改革法案。首相野田佳彦在增税法案表决通过后出席新闻发布会

摘要:如果中日两国的经济以目前局势发展,日本认为它将就此成为中国经济的附庸,所以日本一直试图通过各种努力来制约中国的影响力。但日本又深刻意识到自身的经济发展无法脱离中国,所以也在尝试和中国的合作升级,希望搭乘中国经济成长的顺风车。遗憾的是,日本经济总是被政治左右,这样的大背景,如果长期以来中日间政冷经热的局面,在日本右翼的挑拨下,从“钓鱼岛事件”转入政冷经冷,那么,日本经济有可能面临不只是又一个失去的20年。

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算起,日本经济从巅峰跌落,至今已经经历了两个“失去的10年”。在过去的20年里,日本政府为摆脱困境使出浑身解数,但最终只证明了一件事情:其努力最多能阻止其经济过快下滑,对于拉动经济复苏,基本上无能为力。

2004年,日本发布的《经济财政白皮书》宣称——日本经济终于从90年代泡沫破灭以来的长期停滞中复苏!在经济持续低迷10多年后,这是日本官方第一次做出如此乐观的表态。现在看,日本当时的乐观还是体现出了一定的预见性,在随后的几年里,果然实现了高于2%的复合增长率,和“失去的十年”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只不过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突如其来,再次将日本经济拖入谷底,复苏终究只是昙花一现。

从上世纪90年代的巅峰跌落后,日本经济苦苦挣扎10多年之久,用尽各种手段都无法走出低迷的阴影,为何在本世纪初却突然迎来复苏的春天?原因主要是日本对亚洲地区的出口迅速增长,拉动了经济恢复,而亚洲地区的出口,又尤以中国市场的需求为主。最近10年以来,中日间的贸易关系于是开始呈现戏剧性逆转,中国逐渐取代美国,成为日本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从2002到2011年,日本对华出口占其出口总额的比重从8%跃升至20%以上,对中国连续实现了10年的贸易顺差,顺差规模从50亿美元迅速扩大到550多亿美元。

一个国家应该如何摆脱经济低迷,日本可算是为全世界做出了最生动的示范。在过去20多年里,日本为了摆脱困境,几乎穷尽了各种传统和非传统手段,很多近年来才为世人所熟知的办法,比如美联储的量化宽松等,其实都是日本人的首创。如果说日本的种种努力毫无建树自然有失公允,正是得益于这些刺激手段,才使得日本始终维持了全球领先的经济地位,尽管经历了失去的20年,至今依然是全球第三大经济体。但是,日本的政策空间已经越来越接近极限,如果没有外界提振,仅仅依靠政策刺激,未来面临的困境将比过去失去的20年更加糟糕,且很有可能成为美国次贷危机、欧洲债务危机之后的下一个危机爆发点。

在过去20年里,日本政府实行激进的财政政策,政府投资接替出口和消费这两大引擎,避免了日本经济的快速衰退。但从1992年开始,日本财政开始从盈余转入赤字,就此步入扩张的财政政策,日本的债务也就此一发不可收拾。债务水平滚雪球般迅速扩大,截至2011年底,日本的债务占GDP的比重高达230%,远远超过目前欧债危机中的几个高危国家——希腊的债务比重约为160%,意大利为120%,葡萄牙为108%。

按照常理,一个国家的负债水平如此之高,那么其借贷成本也就是国债收益率也必然水涨船高,因为唯有如此才能吸引到投资者购买其国债,否则无法和国债风险相匹配。而国债收益率上升,又意味着这个国家的发债成本提高,除了还债能力受到影响意外,继续发债的空间也越来越小,这就是欧债危机的恶性循环模式。

但日本并没有陷入欧债模式,虽然其负债水平远高于欧洲国家,但由于其国债收益率一直维持在很低的水平,发债成本很低,这使得它能够一直维持其财政扩张政策。这在表面上可以算是日本的幸运所在,但长期而言,又使得日本经济陷在财政刺激中难以自拔,因为即使发债成本再低,一个国家的债务负担终究会有一个极限,虽然没人能够准确判断这一极点在哪里,但以日本高达230%的水平来看,今后每上升一个百分点,都意味着距离悬崖更近一步。



上一篇:又要被禁!《战地4》涉及“钓鱼岛”等多处地图
下一篇:郎咸平;中国老百姓抵制日货让日本损失有多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