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CF东北电竞大舞台上的平凡人纪实

发布日期:2017-10-30 09:46   来源:网络整理

  6月3日,《穿越火线》职业联赛CFPL总决赛就将在沈阳举行。这样级别的电竞赛事,在沈阳,乃至东三省,其实并不十分常见,因此,消息刚刚公布,就在东北电竞圈子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中国电竞的几座中心城市,最近的北京距离沈阳也有着数百公里的距离,更遑论上海,深圳,成都等等。尽管几乎所有热门电竞项目里都有着众多来自东北的顶尖战队、选手以及为数不少的幕后工作者,但真正在黑土地上举办的大型赛事,却不多。

  对于CFPL总决赛的到来,有人兴奋,有人感慨,有人叹息,当然也有着来自其它项目从业者的羡慕嫉妒恨。唯独似乎没有人对此报以平静。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只不过每一朵浪花似乎都略有不同。

  来自东北的职业战队、选手、电竞从业者们怎么看待这件事,通过他们的微博或者其他任何社交网络的更新内容就能看到。然而,分布于东北大地各个角落,数量庞大的普通电竞游戏玩家们,对此又有着怎样的想法?

  我们没法具体得知每个普通人的想法,但试着走近他们,或许,会发现一个不同的,但有趣视角,以及许多普通,却又不普通的故事。毕竟,相比起数量占比或许不及万分之一的

  职业选手们来说,他们才是东北这片电竞大舞台上真正的主角。

  (一)

  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了第一个愿意相信我的身份,并且抽出一整晚时间来接受访问的东北CFer。

  CFer,CF玩家之意,似乎东北的CFer们更喜欢这样一种写法,有人私下说这是因为把CFer看作一个单词,并且用东北腔的英语读出来时,听起来更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口语词:“媳妇儿”,而“媳妇儿”这个词则又在电竞圈子里有着特别的意义——对单身比例不低的电竞游戏玩家群体来说,能找到“媳妇儿”,是件很值得夸耀的事。

  他叫一凡。当然,这是化名,只不过是得到本人首肯的化名——据他说,不用真名,甚至连自己平时上网用的昵称都不能提,是因为怕“媳妇儿”知道了又要唠叨他。

  我纳闷:接受个访问而已,还要有这顾虑?

  一凡摇摇头:“你不懂……媳妇儿是我们原来打CF的时候认识的,但我们那会儿吧,爱打游戏不是件光彩的事,所以她跟家里人说我们是打工认识的。这不嘛,怕接受你采访,一说我叫啥啥啥,家里人万一上网瞅见了,不全露陷了?”

  我表示理解。

  一凡所说的,也正是他们那一拨CFer们曾经的尴尬:无论那时的CF在东北的网吧有着怎样的统治地位,又开创了怎样让行业瞩目的竞技市场,对普通人来说,在网吧蹲着打CF,在不接触网络,不接触游戏的许多人看来,只怕还不如在工地搬砖的名声更好。

  “当然了。”一凡掐灭烟头,“现在玩游戏可以光明正大了,我姐那时候尽唠叨我。现在好了,她自己也玩手游,砸钱比我狠,也就不说啥了……对了,她也知道电竞了,过年那会还跟我唠了半天这比赛那比赛啥的……”

  说起电竞,比赛,一凡显得格外兴奋。尽管所有的比赛,他都只是旁观者——哪怕是最低门槛的百城联赛,他也没有真正参加过一次周赛。

  他说,因为他的性格不好,总是找不到合适的队友一起组队训练和比赛。

  “比赛嘛,总是五个人的事,试过拉队伍起来,但总没两天就因为受不了我的臭脾气,散了。不过没关系,打不了比赛,可以看嘛。”

  谈到看比赛的经历,一凡如数家珍。

  “08,09年的时候,我们家附近的网吧就有搞比赛的——毕竟那会百城规模还没那么大,还到不了我们那片,但是比赛也照样得劲儿。再后来,百城扩大了,我们县也能参加百城了,我就在现场看他们打,又跟着去过市里边看过月赛,有一年还去沈阳看过省赛,记得那天赢的是东珈,倾城输了……不过就是吧,我还一直没去TGA或者CFPL现场看过。”

  说到这里,一凡眼里写满了遗憾。

  在他看来,看过再多次周赛和月赛,甚至是东珈对倾城这种职业级别的省赛,也不及看过一场真正顶尖的全国乃至世界大赛上的较量更过瘾,更有“分量”。



上一篇:盟军敢死队1:深入敌后
下一篇:FPS盟军敢死队开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