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新闻 >

孟子·离娄章句上全文(6)

发布日期:2017-10-27 13:25   来源:网络整理

  孟子说:“观察一个人,再没有比观察他的眼睛更好的了。眼睛不能掩盖一个人的丑恶。心中光明正大,眼睛就明亮;心中不光明正大,眼睛就昏暗不明,躲躲闪闪。所以,听一个人说话的时候,注意观察他的眼晴,他的善恶真伪能往哪里隐藏呢?”

【读解】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这句名言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画家达•芬奇从人物画的角度来说的。而我们看到,早于他一千多年,中国的孟子就已经从识人的角度把这个道理说得非常清楚了。
   日莲宗的《妙法尼》也说过:“巨人也好,诛儒也罢,其志气乃表现在一尺的脸上;一尺脸上的志气,则尽收在一寸的眼睛中.”
   所以,与其察言观色,不如观察他的眼睛。
   现代美容术已经使人的眼眶、眼角、眼梢、眼皮甚至眼睫毛都成了它的试验场地,但是,仍有一点是它无能为力的,那就是眼神。
   眼神是无法加以化妆或掩饰的,任你是如何高明的一位超级美容大师。
   观察眼神,洞若观火。
   别听他说得口若悬河,天花乱坠,你要看着他的眼睛。


下一篇(嫂溺,援之以手)
离娄上

嫂溺,援之以手

【原文】

  淳于髡 ①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与?”
   孟子曰:“礼也。”
   曰:“嫂溺,则援之以手乎?”
   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 之以手者,权②也。”
   曰:“今天下溺矣,夫子之不援,何也?” 曰:“天下溺,援之以道;嫂溺,援之以手——子欲手援天下 乎?”

【注释】

  ①淳于髡(kun):齐国著名辩士,曾在齐威王、齐宣王和梁惠王的朝廷 做官。事迹见于《战国策•齐策》、《史记•孟荀列传》、《史记•滑稽列 传》等。②权:本指秤锤,衡量轻重。引申为衡量轻重而变通处理,即 变通之意。

【译文】

  淳于髡问:“男女之间不亲手递接东西,这是礼的规定吗?”
   孟子说:“是的。”
   淳于髡又问:“那么,假如嫂嫂掉在水里,小叔子用手去拉她 吗?”
   孟子说:“嫂嫂掉在水里而不去拉,这简直是豺狼!男女之间 不亲手递接东西,这是礼的规定;嫂嫂掉在水里,小叔子用手去 拉她,这是通权达变。”
   淳于髡说:“现在整个天下都掉在水里了,先生不去救援,这 又是为什么呢?”
   孟子说:“整个天下掉在水里了,要用‘道’去救援;嫂嫂掉 在水里,用手去拉就可以了——您难道要我用手去救援天下吗?”

【读解】

  男女授受不亲是中国古代礼制中一条微妙的牵涉性心理问题 的规定。由于有这一条规定,当“嫂溺”的时候是否“援之以 手”就成了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了。
   想来弗洛依德博士不一定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规定,恐 怕也没有读到过淳于党先生与孟子的对话,不然的话,倒正好可 以作为一份性心理分析的村料了。
   我们既不是博士的学生,当然也没有办法来进行这方面加 析 只好从淳于髡先生与孟子的精采对白方面来欣赏了。   孟子虽是亚圣,但这淳于髡先生也非常了得,人虽矮小,其 貌不扬,但太史公在《史记》里称他“滑稽多群,数使诸侯,未 尝屈辱”。是当时齐国准外交部长级的人物,幽默诙谐的国际名士。 且看他问孟子的问题,出语不凡,神出鬼没而又直钉本质。稍有 反应不过来,不弄得你尴尬无措,“顾左右而言他”才怪。
   但亚圣毕竟是圣人级的高手,群才无碍。只需略施机锋转语, 以“权”释‘札”,便出人意表又合于情理地回答了对手的诘难, 令人不得不服。
   通权达变,智者风范。
   而我们在前面的若干篇章中已经知道,无论是孔子还是孟子 都非常重视这种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统一的通权达变精神。


下一篇(毁誉不必太在意)
离娄上

毁誉不必太在意

【原文】

  孟子曰:“有不虞①之誉,有求全之毁。”

【注释】

  ①虞:预料。

【译文】

  孟子说:“有意料不到的赞誉,也有过分苛求的诋毁。”

【读解】

  所以要“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菜根谭》因为毁誉管本身就不一定客观准确,有时甚至还是黑白混淆,是非颠倒的。何必因他人对自己赞誉或低毁而乱了自己的心性呢?
   当然,说是这么说,能够完全无动于衷,超脱于毁誉之外,真正“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的人毕竟是很少的。一般人总是听到别人的赞誉就高兴,听到别人的低毁就生气。人之常情,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至少不必太在意,还是我们应该抱有的态度罢。


下一篇(好为人师的毛病)
离娄上

好为人师的毛病

【原文】

  孟子曰:“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译文】

 孟子说:“人的毛病在于喜欢做别人的老师。”

【读解】



上一篇:48 篇适合朗读的经典散文诗歌
下一篇:走天涯简谱 杨望作词、老猫作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