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 躲在乳腺癌后方的高风险癌症

发布时间: 2018-01-09 09:06 来源: 网络整理

  为女性健康的“大杀手”之一,卵巢癌早期阶段很难检测出来,且癌细胞扩散速度快,对化疗易产生抗药性。因为卵巢位置较深,没有有效的检测技术用于癌症初期阶段。 75%-85%女性卵巢癌在晚期才被诊断出来,那个时候癌细胞已经扩散,预后效果很差。

  每年,超过21,000女性患有卵巢癌,超过14,000人死于卵巢癌。美国西雅图Fred Hutchinson 癌症研究中心(FredHutch)卵巢癌症状和筛查专家Robyn Andersen博士表示,目前还没有成熟的卵巢癌早期检测方法。生物医学领域的研究人员正在攻克这一难题,以找到简单的检测流程或者筛选方法用于卵巢癌预测和检测。

  除了医疗手段的研发,Andersen博士还强调,对卵巢癌,从医生到病患,甚至普通女性,都应该提高对卵巢癌的认识,意识到女性的遗传因素对卵巢癌的影响。

  大多数高危女性对患癌风险没有意识

  特定突变会显著增加或降低患癌风险,挖掘这些突变基因对患癌风险预测具有重要意义。目前,针对卵巢癌风险基因的研究已有很多报道,确定的高危基因包括:BRCA1、BRCA2、STK11。 

  Andersen博士所在团队于2014年在《Behavioral Medicine》期刊发表一篇学术论文,揭示75%携带有BRCA突变基因的女性并没有意识到这些高危基因会显著增加她们患卵巢癌的概率。对西雅图地区1900名携带有BRCA突变基因的35-80岁妇女进行调查,发现其中只有22%高危女性和7.4%中危女性了解她们相比于其他女性患癌概率增加。

  考虑到受访者处于一个教育和健康意识高水平地区,且有良好的遗传咨询和测试平台,Andersen博士推测,在教育和医疗水平不高的地区,女性对卵巢癌认知率更低。

  为什么高危人群基本上对潜在危险没有意识呢?

  Andersen博士表示,其中一部分原因与媒体宣传相关。例如,BRCA1突变作为乳腺癌、卵巢癌的检测基因,BRCA1突变会增加50%的卵巢癌风险,而乳腺癌的风险被抬高至87%。所以,媒体报道通常仅仅将乳腺癌列入标题。

  乳腺癌和卵巢癌:重视程度不一

  患有乳腺癌的女性家族成员很少会想到他们患卵巢癌的概率增加。卵巢癌需要很多的普及,这与整个医疗体系息息相关。BRCA突变对两种高发癌症都有影响,医生在调查家族病史的基础上,根据病患症状或其他病史提供医疗建议,增加患者意识。

  Andersen博士表示,如果病患有患卵巢癌或乳腺癌的家属,那么对其进行遗传咨询应列为常规检测中。但是很遗憾,在她的论文中,只有15%高危女性接受过遗传咨询。

  卵巢癌生物标记

  卵巢癌的生物标志物根据其组织病理类型可分为多种亚型,其中上皮来源性肿瘤是最为常见的类型,现有肿瘤标志物大多也与卵巢上皮性癌密切相关,包括血清CA125、人附睾蛋白4,是卵巢癌检测和术后检测应用最广泛的生物标志物。

  2014年,新加坡 A*STAR生物医学研究所成功鉴定出卵巢干细胞的一个新生物标志物,Lgr5,位于卵巢表面上皮的一个细胞子集。Lgr5之前曾用于识别小肠和胃干细胞,作为卵巢癌生物标志物实属首次。因为分泌Lgr5的上皮细胞调控卵巢的发育,所以分析Lgr5能作为卵巢癌早期诊断的标记蛋白。(A*STAR研究所:卵巢癌研究获得新突破)

  此外, A*STAR生物医学研究所研究人员对癌症基因组学数据进行了生物信息学分析后,发现一个基因,细胞周期检测点激酶2(CHEK2),有望作为患者生存的一个有效预后标记。研究人员希望,这些学术成果将推进卵巢癌个性化医疗研究的发展。

  HIPEC——新的治疗,处于2期临床试验阶段

  卵巢癌通常采用手术联合化疗方法进行治疗,但是很多晚期患者术后面临无法完全清除癌细胞的后患。近期,一种创新性治疗方法,腹腔热灌注化疗(HIPEC),已经在1期临床试验阶段显示阳性结果。

  具体疗程是将化疗“浴”加热至41-42℃,直接将药物运输入腹部,在腹部循环1.5小时候排除体外。这种方法适用于肿瘤切除手术后,目的是摧毁任何残余的癌细胞。腹腔热灌注化疗因为化疗的目标是癌变部位,从而不会影响身体的其他健康部位。医生能够 在不增加化疗副作用的前提下提高剂量。加热化疗药物能够提高化疗的效果,提高肿瘤细胞吸收率。

上一篇:听信偏方用草药包敷治乳腺癌,3个月后到了晚期
下一篇:奥拉帕尼除了治疗乳腺癌还能治疗什么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