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学科研 >

留下来,当一颗“火种”(关注·走近“科研玫瑰”③)

发布日期:2017-09-22 09:17   来源:网络整理

留下来,当一颗“火种”(关注·走近“科研玫瑰”③)

 

  强巴央宗(左)在观察藏猪的生长习性。
  人民视觉

 

  不久前,西藏大学农牧学院动物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强巴央宗获得了西藏“五一劳动奖章”,看到自己的工作得到社会的认可,她觉得过去30多年的努力值了。

  而12年前,在西藏的研究积累近20年后,强巴央宗到了出优秀成果的井喷期。随之而来的,是一些单位的工作邀请。要不要去?再不离开,以后是不是没机会了?经过一段时间思考后,强巴央宗还是决定留下来,并婉言谢绝了之后所有的邀请。在一些人看来,她做了件傻事。

  而强巴央宗说,选择留下主要是因为放不下西藏的学生们。

  

  我不认为自己是能力超凡的人

  1986年,从西藏农牧学院毕业后,强巴央宗留校任畜牧兽医系的助教。30多年之后,她成为西藏农牧研究领域的领军科学家、该院动物科学学院负责人。

  强巴央宗把自己喜欢动物的兴趣,归功于中学时代的科学启蒙。

  强巴央宗在拉萨读的中学。当时,从北京来了一批支援西藏教育的老师。除了课堂授课之外,这些老师还经常兴致勃勃地给学生讲解各种有趣的生物、天文等知识。在老师们的生动讲述中,强巴央宗开始留意和观察起身边的各种生物。就像发现了一扇通往外界的窗户,她从此打开了探索世界的心灵。

  从学校回家,强巴央宗每次要步行将近一个小时。多年之后,她经常回想起这样的场景:傍晚,天空很干净,月亮升起来,把回家的路照得亮堂堂的。可自己还在和同学不停地谈论着老师上课时提出的问题,以至于忘了回家。“有几次都是家人等得着急了,跑来学校找我,把我拉回家。”

  17岁那年,强巴央宗考入西藏农牧学院时,专业就是畜牧学,这是西藏开设的首个畜牧专业。“这是我的第一选择,填报志愿时没有犹豫。”

  大三时,强巴央宗被学校选到四川农业大学进行师资培养。当时,内地的教学环境给了这位20岁的小姑娘很大的触动。“除了教基础课外,这里还很重视学生的动手实验和野外实践能力。”强巴央宗说。

  在内地交流的这一年里,强巴央宗逐渐开始了解真正的科研是什么样子,也让她意识到西藏和内地在教学理念、科研条件等方面的差距。

  有一次,她参与了导师的一项研究,该项目是测试人类味蕾中的基因频率。对她来说,这个研究题目和方法的“脑洞”都很大。最后经过实验,这个大胆的设想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团队还在知名学术期刊《遗传杂志》上发表了成果。

  而在南京农业大学攻读博士的3年里,强巴央宗的科研能力得到了进一步提升。“我明白了科研原来还可以这样做。”强巴央宗说。3年的学习,她更加被科研的魅力所吸引,也更加明确把生物遗传育种作为今后的研究方向。毕业之后,她成为西藏首个遗传育种专业的女博士。如今,她领导的团队成为国内研究西藏畜牧遗传育种的一支重要力量。

  “我不认为自己是能力超凡的人,除了自身努力,还离不开一路上师友的帮助。”强巴央宗说。在她看来,西藏的孩子要想成为科学家必须付出很多。“为孩子们做点事,一直是我工作的动力。”

  强巴央宗铭记着吴常信院士语重心长的教导:“你是西藏本土成长的科学家,取得现在的成绩很不简单。希望你能努力,把更多人带出来,让这里更多的孩子也能在科研上有所发展。”

  重要的是做出帮助农牧民的成果,和学生一块成长

  留在西藏,强巴央宗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

  身处高原,相比内地,做科研首先需要克服困难。“在高原上工作,不仅人会缺氧,有时候设备都会‘缺氧’。”强巴央宗说,“为获取研究数据,我们经常要给动物做血液流动测定实验,但测定设备到海拔3500米以上,启动都很困难。”

  西藏是我国主要牧区之一,但畜牧科研相对落后,相关的项目支持较少。缺少预算,强巴央宗常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无奈。

  在有限的条件下,强巴央宗尽可能把研究做得更好,并逐渐开拓了西藏的畜牧研究领域。虽然有些困难,但她一直很乐观,认为重要的是做出帮助农牧民的成果,和学生一块成长。

  30多年来,不论多忙,强巴央宗始终在教学的第一线。她在指导硕士、博士研究生时,还承担《动物遗传学》等本科生基础课程。她的想法是:“一堂本科生课有几十个人听,每年能培养几位研究生人才,只要能坚持下去,西藏科研后备人才队伍就会慢慢壮大。”

  在学生眼中,强巴央宗很热心,教知识总是倾囊相授;而她本人,也享受和学生交流的乐趣。



上一篇:大学者,大师“育才”之谓也
下一篇:教育科研行业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