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皇帝掰手腕(图)

发布时间: 2017-12-12 09:54 来源: 网络整理

 
 
  《皇帝公关学》是一本视角特别的书,作者从大量正史中搜集了很多君臣相处的实例,讲述了古代官僚在与皇帝的博弈中获得的不同命运。他们有的平步青云,有的则坠入谷底。说来说去,是因为采用了不同的“公关”方式,有人用对,有人用错而已。

  本书以评论的方式结集,用读史笔记点出了古代官场的关节,行文快捷、幽默,对于今日身处职场的读者来说,也许有所启发。刘备得着了诸葛亮,说自己是鱼得着了水。其实古来君王遇到好大臣,从来就不是如鱼得水或者如虎添翼,永远都是鸟尽弓藏,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彼此需要的时候,好得和哥们儿似的,不需要的时候,翻脸比翻书还快。现实里的雍正和年羹尧,小说里的康熙和韦小宝,不都是例子吗?

  在皇帝和臣子之间只有博弈存在,在君王一方叫帝王术,在臣子一方就是公关学。公关什么呢?起初是功名利禄,等到费劲巴力地爬上高位,就知道伴君如伴虎,开始公关起自己的命来了,能顺顺当当地退休、老死,入贤良祠,上紫光阁,儿子、孙子死之前不被找后账,就算万事大吉。

  帝王术是很厉害的,憨厚如郭靖,聪明如韦小宝,都躲不开康熙或者成吉思汗的算计。还当皇子的时候,这帮爷就天天读史书,看笔记,从前辈帝王那学驾驭之术,什么拉一派打一派,什么欲擒故纵一类,在登基之前就学会了,自当上皇帝那一天起,就开始理论联系实际。

  既然帝王术那么有杀伤力,臣子们当然不能等闲视之——这帮人是谁啊?八股文章做得,奇兵诡计使得,在宦海打熬了几十年,见过多少起起伏伏,阅遍多少生生死死,一个一个比猴儿还精。《皇帝公关学》就把这些山寨版孙悟空的群像逐一画了出来,有装傻充愣的,有古灵精怪的,情态各异,目标同一: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忽悠傻。

  这本书给人最大的感触,就是官场里的人太不实在。中国人是喜欢曲径通幽的,说好听点是柳暗花明,说难听点就是藏着掖着。盖园子如此,办事也是一样。在朝廷里,皇帝夸你,未必是喜欢你,明天也许就砍了你;骂你,未必是讨厌你,还能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郭子仪上奏保举臣僚,被皇帝臭骂一通,还美滋滋的,因为知道皇上没拿自己当外人;鳌拜倒是又封侯,又受赏,可到底怎么样,还不是被一群毛孩子给拿了?

  因为不实在,事情就有蹊跷。任何官场上的事情,你都不能直来直去地解读。直肠子的人看历史,看上去都是平地,可迈一步就是一个坑,再迈一步又是一个坑,能摔得鼻青脸肿。《皇帝公关学》的作者属于工兵型的,提前扛着把铁锨上路,把坑都刨了出来,立上“路人小心”的牌子,让诸位经过的时候,既不掉下去,还能有闲心看看那些早已被皇帝们弄进坑里,闪了腰、丢了命的伙计们。

  说来说去,皇帝的公关学还是不好学,否则仕途这条路上也不会血流成河。书里写到的成功者和失败者,是一半对一半,然而这基本是为了做对比用而保持的比例。在真正的历史中,能在这条路上求得善终的微乎其微,能把这门学问应用得出神入化的,可谓凤毛麟角。康雍乾三朝元老张廷玉,一辈子谨记“万言万当,不如一默”的哲学,从来没有闪失,临了还是摆脱不掉名利心,被乾隆好生羞辱一番——多少人都是这样,已经看见终点线了,一不留神栽了。

  皇帝的公关为什么不好做?书里虽未直说,但明眼人一看便知。皇位只有一个,谁都惦记,当皇帝的自然要天天提防。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皇帝要想不让人家战胜自己,被取而代之,就必须让人捉摸不透,就得费尽心思把臣子们往沟里带。皇帝永远是掌握宫廷资源最多的人,只要不是傻蛋,在和臣子们的对抗中基本是稳操胜券——有输的,十之八九是亡国之君。看透这一点,就能明白,为什么二十四史里那么多实例在那摆着,还是有不少人前仆后继地成了宫廷斗争的刀下鬼。

  所以,这书对过去的官僚怕是没什么用,但对现下的职场,倒可能有点帮助。极端的时候,职场的漩涡比朝堂也差不到哪去。只是过去的臣子们没有几个打算害皇帝,学这些招数多半是为了防身,而今读史的朋友们,也只需有防人之心,知道那些算计是怎么回事就行了。

  “帝王读物”扎堆出版

  《皇帝公关学》所讲的,是对皇帝心理的探究。最近类似话题的书出现了好几种。

  天子心态的任一微小变化,都可能导致政局的激烈震荡。对皇帝来说,至关重要的话题就是选接班人,而这一选择又往往在其临终前做出,因而那一段时间的皇帝心态,应该是最值得关注的。近日有一本名为《天子末日》的书,讲述的就是汉代皇帝临终前的心态,该书选取了汉高祖、汉文帝、汉景帝和汉武帝作为研究对象,分析了他们去世前的种种言行对后世造成的重大影响。

  比较起汉代的皇帝,清代的康熙、乾隆对大众的影响似乎更大,研究它们的专著也就格外多。近日关于乾隆的图书也出版得较为集中,除了张宏杰的《乾隆皇帝的十张面孔》之外,还有一本李景屏所著的《乾隆六十年》也值得关注。这本书并非按照时间顺序梳理乾隆朝的事件,而是采用选点的方式,从乾隆对待海外势力、民间组织、朝臣的态度等多个角度,评述了乾隆的政治心态对于清朝政治体制以及百姓生活的左右。作者李景屏先生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教授,多年从事清前期历史方面的研究,令本书的可读性不同一般。

  历史读物一向是“两条腿走路”,对正史自然关注甚多,但“野路子”也常能引起读者的极大兴趣。最近有两本此类读物值得关注,一是民国年间问世的《清朝野史大观》。这部早年颇为知名的作品,从一百五十多种清代笔记中搜寻素材,分为“清宫遗闻”“清人逸事”“清代文苑”等部分,将不入正册的故事娓娓道来,权当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另一本名为《万年歌》的书,娱乐性质就更加浓厚,它从据称是西周姜子牙所著的预言书《万年歌》入手,对照所谓的“预言”闲侃了历代兴亡的过程,“解析”了各朝帝王的传承“基因”,读者闲来无事,可以一读。本组撰文本报记者张玥 摘录 皇帝公关学之五

  当皇帝忽然降你职时如果您本来是重点栽培的苗子、业务骨干、未来之星,领导对您赏识器重、信任有加,忽然有那么一天,您被毫无征兆地、恶狠狠地扔在了冷板凳上,而且不给任何解释,您会如何反应?委屈?不服?愤怒?这当然都是应该的,但在发泄这些情绪之前,您得先冷静下来想一想,这究竟是怎么档子事。

  评书、戏文里那个足智多谋的徐茂公,也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李勣,就曾碰上过这样一次既莫名其妙又倒霉透顶的事。唐太宗晚年,屡立战功的他本已做到副总理级别(同中书门下,三品),却突然被贬为叠州都督,也就是甘肃迭部县人武部部长,这级别降得可不是一级两级。这李接到调令怎么着?人家眼珠一转便琢磨出了滋味,立即卷了个小包袱背了上路,连回家收拾行李都顾不上。没过几天唐太宗病死,继位的唐高宗立马把他调回来,不但官复原职,不久还升了官。

  当年吕布向曹操讨官,曹操说养吕布就像养鹰,不能喂太饱,太饱了就不咬人了。他说这话,是为了麻痹、糊弄吕布,不是真心,但道理却并不错:许多皇帝对特有能耐的人都不是那么太放心,尤其如果这有能耐的主儿比自己年轻好多,就更不放心了:不用浪费;用呢,又怕自己死了,以后的小皇帝管不住他。

  有些脑筋好使的皇帝就会在自己的晚年故意让这人才吃瘪,这样等自己百年之后,儿子即位再那么往回一提拔,这吃瘪的主儿准得感激小皇帝啊,还不让打哪儿就打哪儿!北齐的开国君主高欢临死前就曾告诉儿子高澄,能平定国内正猖獗肆虐叛乱的人才叫慕容绍宗,自己故意一直不提拔,好让儿子卖这个乖,收买这人的死力。

  明白了吧?有时候皇帝无故降您的职并不一定是坏事,说不定锦绣前程正在前面悄悄向您招手呢!皇帝公关学的要诀就是,当升官原因不明时千万别接;当贬官原因不明时千万别躲,让您当县长、乡长,哪怕村长,您都先接着再说。

  如果不接后果会怎样?还是听听在李勣下放事件中,唐太宗父子背后是怎么咬的耳朵吧。唐太宗是这样对儿子说的:李勣这个人很厉害,但你跟他没交情,怕弄不动,我现在故意找茬降他的职,如果他服从命令,我死了你提拔他当宰相;倘若他嘟嘟囔囔满嘴牢骚怪话,你立即把他脑袋砍了——看看,多悬!

  真被砍了脑袋的不是没有,曾立下赫赫战功的西汉大将周亚夫有一次赴汉景帝的宴,汉景帝故意不给他座位,也没给他拿杯盘筷子。周亚夫当时脸上就挂不住了,开口问皇帝要,等席一散,汉景帝就把脸一沉:这家伙一点委屈都受不了,我活着还凑合管束,我一死,小皇帝还能管得住他吗?杀!

  说到这儿您也许要问了:这撤职是福是祸,怎么才能一下子琢磨出究竟来呢?

  其实简单得很,第一,能使出这招的皇帝一准是个厉害主儿,而且还得是个久经阅历的老狐狸;第二,这老狐狸眼看快不行了,正急着给接班人安排工作;第三,您自个儿够尺寸、够分量,倘您不过是个普通干部,贬您官的又是刘禅、明正德那样的皇上,保不齐您就是倒霉撞枪口上,就别痴心妄想做什么否极泰来的梦了。摘自《皇帝公关学》

  

上一篇:古代皇帝为满足私欲打造的“催情菜单”
下一篇:后宫女子来例假还要侍寝?如何避免皇帝闯红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