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的宫颈糜烂治疗日记

发布时间: 2018-01-06 10:33 来源: 网络整理

  第一次听到“宫颈糜烂”这个词,还是在两年前。一天晚上,和老公激情后打扫战场时,突然发现身下一滩鲜红的血迹。我顿时有点懵:月经?也不该这时候来,是哪里破了?可是也不疼不痒啊。第二天一早,我直奔医院。医生给我做了内诊,还用钳子把棉球伸入我的宫颈,随即鲜血就把棉球染红了,“出血这么多,你宫颈糜烂挺严重的!”

一个女人的宫糜治疗日记

  躺在检查床上,我的身体紧张地抽动着,胸口更是要窒息得发闷。我无比排斥“糜烂”这个词儿,当医生用糜烂来形容我的宫颈的时候,顷刻间,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秃鹫叼着那些烂肉的画面,我对自己的身体竟然感到有点恶心。

  老公回来问我,出血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竭力地用其他诸如“发炎”、“出血”等词汇去替代“糜烂”,唯恐这个不怎么样的病名让老公对我的身体产生“不良反应”。我把医生开的洗液和抗菌消炎的药物都放在一个小角落里,治疗也总是一个人在卫生间里悄悄地进行。

  治疗在秘密中进行

  治疗宫糜的过程,极度考验一个人的忍耐力。口服的消炎药、冲洗的杀菌液、塞入的栓剂,定期复查的医嘱……宫糜绝对是一个难缠的疾病,一旦跟它纠缠上了,一时半会儿是撇不清的。吃药、冲洗都还好,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每天往阴道里塞药。

  医生给我开了一种叫“消糜栓”的药,每天晚上清洗完阴道之后塞入。若在以前,临睡前我总是悠闲地看看电视或书,再往脸上敷个面膜什么的,很安详自在的晚间时光。可自从开始宫糜疗程之后,我的晚间时光就变成了一派慌乱。每晚睡觉前,洗手间就成了我的秘密“战场”,没个把钟头绝不出来。

  每天像做功课似的小心翼翼完成这些程序,第二天等待你的是更让你揪心的事情——起床后,会明显感觉到阴道里有一坨一坨的东西流出来,浓浓的、白白的,还夹杂点药物和身体的腥味儿。很怕这些东西被渗到外面出糗,我就垫上了卫生巾。天气热时,我仿佛隐隐能闻到那种宫糜的怪味儿!为此,我还很自卑,不敢去人多的地方凑热闹,也不敢让其他人离我太近,生怕那股令人难堪的味道会传到别人鼻子里。

  每天很辛苦又很痛苦地做着这些事情,却又偷偷摸摸地不想被人知道,这种感觉让我崩溃。这样治疗了一个疗程还没有结束,某天再塞消糜栓的时候,却怎么也塞不进去。我以为是自己太紧张导致肌肉僵硬造成的,后来到医院复查的时候才知道,用了消糜栓之后,阴道里剥离了很多组织,排不出来,全堵在了里面,所以再用药的时候就塞不进去了。当医生拔出内窥器的时候,我看到上面沾满了粘稠的白色的东西。

  治疗宫糜需要适应的还有那令人难堪的心理障碍。第一次去检查的时候,我还很难为情,到第五六次的时候,这种感觉才越来越淡了。直到现在,作为一个老宫糜患者,当我躺在妇科门诊的检查床上,由医生为我做清洗治疗的时候,我惊奇于自己的改变,在疾病面前,羞涩已无足轻重。

  是玩笑还是先兆?

  我一边坚持着用药、冲洗,一边刻意减少夫妻生活的次数,出血的症状渐渐没有了,我感觉“宫颈糜烂”似乎已经远离我了。就在我要把这件事淡忘之际,“子宫糜烂”这个魔魇又突然跳出来捣乱。今年4 月份,公司组织体检。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全公司二十多个女员工,医院唯独通知我去复查。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是办公室主任老陈,看得出来,她竭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编造着一个善意的谎言:医院说你的巴氏检查样本和别人的弄错了,需要再取一次。

  初听,我还真的信了,可是又一想,堂堂京城里的三甲大医院,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呢?我知道这里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怎么别人的不错,偏偏我的就出错了呢?我站在那儿,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休克了几秒钟,突然间,脑子里又飞快地转动着,癌症、死亡、痛苦……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一并向我袭来!

  复查时,医生给我做了比巴氏涂片更高一级的“TCT检查”,从诊室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是游离状的,身体很轻,心却很重。刚刚进入8月,那天我穿得很厚,手却冰凉冰凉的。

  从人生边上走了一圈

  拿结果的那天,我早早就去了医院,却一直没敢到化验室的窗口去取检查结果。那一张单薄的纸的分量一点也不单薄,它像一份生命的判决书,决定着生和死的界限。我一直在长椅上坐着,直到临近中午下班,我才哆哆嗦嗦地去那一大堆的检查单中寻找自己的名字。

上一篇:宫颈糜烂治疗更需保养
下一篇:大连哪家医院治疗宫颈糜烂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