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新闻网, 岳西地方门户,中国岳西资讯,安徽安

发布时间: 2017-05-17 11:32 来源: 网络整理

  5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通报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这是两高首次就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出台司法解释。根据此次司法解释,非法获取、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者可获刑。

  “近年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仍处于高发态势,而且与电信网络诈骗、敲诈勒索、绑架等犯罪呈合流态势,社会危害更加严重。”最高法相关人士称。

  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曾被推销电话、诈骗短信骚扰过。去年发生的“徐玉玉案”,即是个人信息遭侵犯导致的“恶果”。

  在此节点,新京报推出关于“个人信息泄露”的系列调查报道。我们将通过对航空、征信、银行卡等领域的调查,以期找到个人信息泄露的源头。

  5月10日,家住天津的马晓迪(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接到了号称是1号店客服打来的诈骗电话。对方称,因“后台失误”将账号调整为批发用户,要求她提供账号等信息。“我马上就挂机了,但又打来好几个,说不改别后悔,后来我就不接了。”

  马晓迪之所以能接到这类诈骗电话,是因为她的网购信息已经遭到泄露,信息贩子从各种渠道获得网购信息后,会进行转卖,而电话诈骗团伙就是买家之一。

  有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用户网购数据的获得渠道有很多种,但大部分信息贩子是通过“扫号”取得的网购数据。一名在QQ上出售各种网购信息的贩子也称,他们的数据是“扫号”得来。

  “通过‘扫号撞库’的方式,黑客可以拿到用户在网购平台上的数据,”游侠安全网创始人张百川表示,一些平台的用户信息之所以遭到泄露,就是因为缺少对这种“撞库攻击”的防范。

  黑客盗取某些网站的数据库售卖给信息贩子,这些信息流到骗子手中后,一般会以冒充客服退款等方式进行诈骗。

  网购信息2元一条,贩子称“扫号”得来

  来自西安的小严不久前因小红书网购信息泄露遭遇诈骗。

  小严告诉新京报记者,她3月份在小红书平台购买过商品,之后接到了自称是小红书工作人员的电话,“说我所购买的商品存在质量问题,要收回并销毁,因为他们掌握我所有的购物信息以及地址,我就相信了他们。”

  小严说,对方让她登录支付宝查看退款。小严回答“没有收到退款”后,对方便询问了小严的芝麻信用,并要她在招联好期贷、来分期等平台尝试贷款,并说这是小红书与他们的合作,小严可以马上从中提现,得到赔偿,但需要将多余款项打回给对方。小严在招联好期贷上提取了1100元,将其中1000元打了过去。

  打完款,小严才觉得自己被骗了,随即报警,截至目前还没有结果。她之后联系了小红书平台,小红书平台称他们只负责追缴,不负责赔偿。

  在网上搜索公开报道和网友反映,可以发现,近年来有不少网购平台用户都有因网购信息泄露被诈骗或账户被盗的案例。例如2012年5月底,1号店被曝员工内外勾结泄露客户信息,90万个用户信息竟被以500元的价格叫卖,部分消费者不久后就遇到了账户余额被盗、电话诈骗等问题。而2015年至2016年,陆陆续续有100多人被能准确说出购物信息的假冒“京东客服”诈骗,涉及金额达200多万元,北京的一名受骗者韩先生甚至创办了一个名为“京东盗刷维权群”的QQ群。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姚建芳告诉新京报记者,仅在今年4月份,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就接到了包括小红书、达令、当当网在内的多家网购平台用户反映个人信息泄露的举报。

  这些电商平台的信息都是如何泄露的?有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网购数据的来源有很多种,例如电商内部员工倒卖、物流信息泄露、木马病毒等,但大部分信息贩子是通过“扫号”取得的网购数据。

  新京报记者以购买网购资料为名联系了一位QQ名为“AA收购数据”的信息贩子,其称拥有包括苏宁易购、亚马逊在内的多家平台网购信息,并向记者以2元一人的价位“低价出售”了一份“已经用过的”包含100人网购信息的“数据”。上述信息贩子也称,他们的数据是“扫号”得来的。

  5月10日,当接到新京报记者电话,被告知自己的真实姓名、住址以及购买过什么东西时,家住北京的孙喆丽(化名)第一反应是,遇到骗子了。

  孙喆丽的网购信息就是记者花2元钱在上述信息贩子手上买到的,包括孙喆丽的详细购物信息以及她的住址、电话,网购的账号密码。

上一篇:宏观国际新闻
下一篇:意大利篇(20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