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经 >

保护长城从独行到众行(生活范儿·追梦人)

发布日期:2017-11-27 10:41   来源:网络整理

梅景田说,从小,我就住在长城边上,长城就是我家的一员,看着有人在上面乱刻乱画我就心疼。几千年的历史不能断在我这辈儿手上,我有义务和责任保护长城。

蒲公英的种子细密地团成一个晶莹剔透的毛球,微风吹过, 它们会不自觉地散落开来,伴着风儿轻盈地撒落在城市、郊区、乡村,山谷、路边、田野,然后落地生根,遍地开花。

在北京延庆,有一位老人三十年如一日守护长城的行动,正像蒲公英的种子,在妫川大地传播着热爱长城、保护长城的理念,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长城保护的行列里。

30年坚守 留住古老长城梦

挎上水壶,拿好镰刀,背包里带上干粮。清晨6点不到,今年72岁的梅景田又出发了。

梅景田是八达岭镇石峡村人,村里人都亲切地叫他“老梅”。老梅从小在长城脚下长大,对长城有着特殊的感情。在他心里,长城是家乡的象征。从自发保护长城那天起,已走过了30余个春秋。

石峡村所在的位置就是史书上记载的石峡堡,是明长城的重要关口。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石峡长城遭到了无情的破坏,曾经的雄伟不见了,到处断壁残垣。看到这种情景,老梅心疼了,他说:“不能让咱的长城没了,我要保护好剩下的长城。”从那时起,老梅就开始了他的长城守望梦。用他的话说,这是留给子孙后代的财富。

巡视长城、捡拾垃圾、清理杂草、制止在长城上乱写乱画的不文明行为,都是老梅的工作。老梅每周至少要到长城上巡视一次,碰到节假日或黄金周,每隔两三天就得去一趟。离家近的长城也得走一个半小时,要是远的就得走上两三个小时。每次去远一点的长城,老梅都得带上水和干粮,早上出门,太阳落山才回来。老梅已经数不清穿破了多少双鞋,走过了多少里路,但长城上的每块城砖都记在他的心里。

最让老梅痛心的,是看到那些不爱惜长城的游客。石峡长城虽是未经旅游开发的长城,却不时有慕名而来的游客到此攀爬。有一次,老梅看见一个小伙子在长城上用小刀刻字,他厉声喝道:“不许刻字!”谁知小伙子一行六七个人立刻围了上来。老梅镇定地说:“你们是因为稀罕长城才来的,可在这上面刻字就是对长城的破坏,以后长城没了,看你们还来看什么!”年轻人被老梅的话震住了,灰溜溜地走了。

长城保护 挑战再大也要坚持

梅景田常说,只要走得动,巡护长城的路我就要坚持走下去。可是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老梅最担心的是,自己已经70多岁了,今后谁来保护长城,留住长城的美呢?

长城保护面临难以想象的挑战:根据国家文物局2012年公布的数据,中国境内现存长城总长度为21196.18公里,包括43721处遗存,分布于我国北方1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403个县境内。

一般来讲,我国基层文物行政部门的人员编制在5—10人左右,长城沿线的403个县, 也只有区区数千人。对超过两万公里的长城进行日常的巡护与管理,区区数千人岂能满足?

长城沿线很多地区仍然地处偏远,经济落后。长城分布的403个县域中,有超过100个县为国家级贫困县。2005年,国家文物局出台了“长城保护工程(2005—2014年)总体方案”。此后的10年间,中央财政在长城保护方面投入资金将近9亿元人民币,但如果将这9亿元平均分摊在2万公里长城上,每段长城的维护经费就少得可怜。

但无论长城保护管理面临多少困难,都有很多像梅景田一样的人们在努力着。他们长年奔走野外,流汗甚至流血,只为地球表面最大的文化遗产能够矗立更久。“30年,我保护长城没拿过一分薪水。从小,我就住在长城边上,长城就是我家的一员,看着有人在上面乱刻乱画我就心疼。几千年的历史不能断在我这辈儿手上,我有义务和责任保护长城。”梅景田说。

长城护卫队 续写新故事

今年,延庆县文物部门对帮水域、南天门等段长城进行修缮,涉及敌台6座、边墙3500余延米,全部工作将在11月中旬完成。这个消息令老梅激动不已。近年来,长城保护工作得到了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延庆县境内长城修缮已达1万余米,涉及八达岭、水关、残长城、石峡及九眼楼等段。

要保护好长城,不仅需要政府的努力,更需要全社会每一个人的参与。在老梅的感召下,家里人、村干部,再到护林员,越来越多的村民自觉地加入到上山巡视、劝阻破坏长城的行列当中。同时,对捡到以前留下的石雷、石夯、石碑等物件,大家也主动交到村委会。在老梅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大批长城文物得到保护, 并相继被捐到县文物部门和长城博物馆等单位,为长城留下了一批宝贵财富。



上一篇:重庆国外留学生与“市民学校”学者共渡假期生
下一篇:宏远康城假日多彩假日样板房 1月10日绚丽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