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特别报道:时无英雄 我们还可以幻想 (4)

发布日期:2017-10-19 09:36   来源:网络整理

武侠时代,科学推动幻想    

上个世纪50年代,金古梁温等新派武侠崛起,而此时,最早的武侠电影《火烧红莲寺》已经上映十多年,韩云波认为,新的武侠潮流的兴起,和现代影视技术的推动有直接的关系,“电影中使用了威亚,武侠作者们笔下的轻功,也就越发神奇,武侠的想象,从飞檐走壁进化到飞来飞去”。

上世纪80年代以后,港台武侠小说、武侠影片大规模引入内地,推动了内地武侠热潮,但此时,新派武侠创作已过高峰,日渐滑坡,相反,功夫片方兴未艾,大量的武侠电影、电视作品,重塑了中国人,乃至全世界的人对武术的想象。

到21世纪,功夫片也开始衰落,但武侠并未消失,网络文学的兴起,使武侠有了新的天地,尽管作为单独的类型,武侠小说已经不再流行,但武侠元素融入了仙侠、玄幻、科幻等诸多新的类型文学中,想象力更加夸张,从排山倒海到毁天灭地,从分子共振到能量碰撞,武侠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

新武侠 真比武的推动

1954年,香港吴家太极社掌门吴公仪与澳门白鹤拳家陈克夫签订生死状,在澳门公开比武。这场比武被称为最早留下文字、图片、影像资料的中国武术对战,在当时引发了空前的关注。更重要的是,它催生了新派武侠的开启,许多资料显示,梁羽生直接受到这场比武的影响,甚至他的第一部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就在比武的第二天开始连载。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梁羽生本人回忆称,吴陈比武仅3分钟,却引发了他写武侠小说30年”。同时,也有说法称,金庸写武侠小说,也有吴陈比武的影响。

这场比武的视频,在今天依然能看到,但网友们的评价相差悬殊,有人认为确有真功夫,是“珍贵的资料”,但也有认为太可笑了,跟想象中的武林高手差得太远,“两个人大抡王八拳,简直不忍直视”,因此,有网友调侃,金庸、梁羽生他们之所以决定写武侠小说,是不是因为比武太难看,所以自己写个更精彩的?不论是两位比武者水平不足,还是真实的比武不具备观赏性,但这场比赛,和武侠小说、电影中的武术不同,是显而易见的。比武催生的新派武侠小说中的武功,自然也和吴陈比武相去甚远。

文艺作品中的武功,和现实中的武术,究竟有什么不同,新派武侠小说的作家们,都曾有过各自的思考和论述,古龙在他的代表作《天涯明月刀》开篇之前专门写过他对武侠动作的观点,“应该怎样来写动作,的确也是武侠小说的一大难题。我总认为动作并不一定就是打。小说中动作的描写,应该是简单的,短而有力的,虎虎有生气的,不落俗套的。小说中动作的描写,应该先制造冲突,情感的冲突,事件的冲突,尽力将各种冲突堆构成一个高潮。然后你再制造气氛,紧张的气氛,肃杀的气氛。用气氛来烘托动作的刺激。武侠小说毕竟不是国术指导。武侠小说也不是教你如何去打人杀人的!”

影视剧 声光电的冲击

对新派武侠的起源,韩云波有另外一种看法,他认为,影视技术的出现,直接影响了新派武侠小说对武功的定义,“电影中有威亚、有特技,人可以飞来飞去,这时候创作者们知道了,武功可以更玄奇。现实中的武术,肯定飞不起来,但电影里就可以。文字的想象力更宽广,描写更神奇,却少了一些直观的冲击,影视更直接,又少了一点儿回味的空间。所以,影像技术和文字中的武侠,其实是互相促进的,这使得武侠文化开始飞速的进步”。

新派武侠小说盛行的时代,其实是功夫电影兴起的时代,两条路虽然都和武侠有关,都在不断地扩充着武术的内容和边界,但又各有特点。韩云波说,“文学中的武侠,在这一时期,既在进步,也在不断地规范,变得典雅化、合理化、哲理化。后来者虽然在具体的武功设计、描写上不断地改变,但本质上并没有离开还珠楼主、金庸、梁羽生他们的形成的写法”。

规范化的过程,也是武侠小说现代化转型的过程,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说,“武侠小说,既继承了传统的写法,又吸收了现代小说的技巧和理念,如梁羽生,尽管还用章回体,但对人性的探索则吸收了现代小说的方法,人性更加复杂,善恶不再那么分明。金庸对情感的描写、人性的表现上,也都吸收了大量现代文学的方法。古龙同样非常明显,诗化的语言营造强烈的画面感,场景切换借鉴的电影拍摄的手法,许多故事还借鉴了侦探小说的技巧,所以,武侠小说可以说很早就完成了现代性转化”。



上一篇:凌云九天任逍遥 《梦幻红楼》法宝系统首曝
下一篇:鼎炉记精选章节 鼎炉记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鼎炉